天域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全家流放,末世大佬在逃荒路上开挂了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铁定不会打两份工的
最新网址:www.zmccx.com
    “若是那位姑娘不再跟我妹计较,这事是不是就了了?”

    “都看夭夭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文澜始终没让他进门,打发走人,继续和程大山谈戏院的发展。

    还是先前定下的三个方向:戏剧、小曲儿和说书。

    如今后边两个还没什么独立赚钱的能力,四人说也是从戏剧说起。

    班底全是原来勾栏的人,男的如今只小六一个,从长远看肯定不够,所以要从外边找男伶人,要好看,年纪不大,人品过得去。

    进来先做几个月学徒,彻底上手之后才能转正,同柳夭夭她们一样发银子。

    “开门做生意,招来的人有得用的就留下,不行的就撵走,不能差他们的钱,可也一分不能多给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小曲没什么可说的,无非就是曲词相和。

    文澜便是知道后世的一些音乐流派也不会写谱子,就算写的出来,这边的人也不见得喜欢听。

    故而一应事都留给戏院里的人琢磨。

    最后是说书。

    头等问题是要有好本子。

    前几日文澜又讲了些故事,已经有人在整理,约莫过两日就能拿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远远不够…

    想长远干下去,必须有源源不断的本子。

    “先拿我之前说的那些应付半个月,然后放出消息,就说我们收话本,无论什么人只要觉得自己的故事有趣就可以来试试,挑好的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程大山连连点头,“要有人递过来的本子都不赖,咱就把他弄到戏院。”

    文澜递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。

    几人又敲定了一些细节,文澜伸了个懒腰,“大致就这样,以后我就不常过来了,有什么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眼程大山,“把握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还真有两件事。”程大山道:“咱们戏院刚开,和县里交税这个事还没定法呢,而且她俩之前也没干过账房,多少有些难处。”

    “唔,税该如何交就如何交,都听县里安排,至于账房么…我瞧瞧尽快找个老手过来带她俩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戏院这边的生意铺开,我怕顾不上北边了。”

    文澜点头,“那边我先接着。”

    北山上蔬果草木的销路倒是不愁,只是没得用的人给她干活,终归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等马守田的人寻回香料和其他种子,食楼的生意也该铺起来…更没有人手去管。

    她是铁定不会打两份工的,给自己打也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一道回家之后立即把他妹妹周华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文二姑娘的意思,只要妹妹去戏院低个头,那位姓柳的姑娘不再计较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谁知说破天去,周华就是不同意,还反过头来数落了他一顿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离谱,那小贱蹄子勾引她家老爷在先,当众侮辱她在后,莫说低头认错,她还想给她个教训呢!

    至于大哥,年纪越大胆子越小,让人欺负到头上还忍着,真窝囊!

    话不投机,周华直接扭头离开。

    “爹,我觉得姑姑说的也有些道理,你是不是担忧太过了。”周一道儿子从后边出来。

    周一道以一种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道:“爹和你说过,整个黎山,不把谁放在眼里都无所谓,万万不能忽视县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,儿子记下了。那…姑姑这个事儿…”

    周一道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替我备份厚礼,明儿我亲自去见那姑娘,要是还不行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目光变得锐利了一些,“就和刘家断干净。”

    当年日子艰难,他和妹妹相依为命挺过来,这情分是重不假,但如今他有妻有子,一大家子都指着他,不可能因为妹妹把自家搭进去。

    戏院稍显慌张的经过前两日后,已经能稳稳当当运行。

    大家各司其职,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开张那日文澜悍然出手,楚余年露面撑腰,就没不长眼的客人再敢找茬。

    剩下的小问题程大山完全可以带人料理。

    周一道上门赔罪时,柳夭夭正卸了戏装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二十来岁的姑娘洗去粉黛浮华,依旧婀娜多姿妩媚动人,说起话来娇娇软软,像带了甜腻的钩子。

    周一道不自觉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却在几句之后被她堵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周老爷若是赏脸看个戏,夭夭不胜荣幸,若是为的这件事,还是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柳夭夭福身告退。

    不远处很快有人过来,将周一道连人带一大堆礼物都请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戏院里传出悠扬的管弦声。

    周一道提着堆东西叹了口长气,深深看了眼黎山戏院精致的匾额。

    柳夭夭在院里,一直提着的精气神松懈下来,抬手将半披在脑后的长发拢到前边理了理。

    她从前迎来送往,达官显贵见过不少,却从不敢这样说话。

    有路过的来问,叫那泼妇骂几句也算不上什么大事,何苦揪住不放,平白给新东家找麻烦?

    “骂的是我又不是你。”柳夭夭白了那人一眼,嗤笑道:“而且你懂个屁,我现在服软了才是给二姑娘使绊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周华不低头,柳夭夭那边不服软,我就能名正言顺的对付刘家,好歹也风光了几年,里边应该有好用的账房和管事。”文澜和卫雅在刘家石厂附近的一家小店坐下。

    “师出有名。”卫雅煞有介事的点点头,“那咱俩现在就杀进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文澜:“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她扭头招呼掌柜的过来。

    “二位客官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俩麻饼,两碗热汤。”文澜将铜板放在桌沿上,等掌柜的刚收到手里,就问:“打听个事儿,这旁边的石厂还缺不缺人?给钱多不?我大哥正找活干呢!”

    掌柜的将铜钱扔到肚子前边的兜里,瞥了眼外头,道:“丫头,我这么说吧,你要是和你大哥有仇,就把他整到那里边干活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文澜一脸震惊,而后又露出了全人类八卦共用表情,“这话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儿啊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摆了摆手,去白棉被盖着的笸箩里拿出两只麻饼,又去后厨端了两碗汤,一并端上来之后,才往自己的小凳上一坐,娓娓道来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