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域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从木偶匠开始修仙 > 第四十八章 抚仙河是真抚仙
最新网址:www.zmccx.com
    王云木偶以一挑几十,身手不凡,一楼那位昨日与李流争风吃醋的李家人盯着一夫当关的淡漠人影,揣度得失,

    犹豫片刻,终究还是未喊来手下傻乎乎地冲上去。

    他自己那几十奴仆,与李流的人实力相差不大,纵是一拥而上,不过是添油战术,拿不下那不知深浅的高手。

    可惜,李坚秉已死,几位供奉亦死,李家那些招徕的江湖修士早便逃得逃,否则哪任由一武夫逞凶?

    回家禀告父亲说舍弃春风楼罢,当下时节,李家确实不宜招惹树敌。

    在一楼一角,一位手拿酒杯不时抿上一口的挂刀汉子五识展开,尽听四周嫖客交谈声以掌握乐南城消息,口中喃呢,

    “能抹除我通灵石印记之人,想来实力应不会差劲,近些日子乐南城接连有数件大事发生,会不会有抢我通灵石之人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清莹捧腮痴痴望着言罢的卫景,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卫公子可堪是良缘呢,

    不仅风姿卓人,容貌俊朗,为人和气,而且该硬气时毫不含糊,

    这般好男子,打着灯笼都难找呀。

    只是她自己出身风尘,如何配得上公子?

    公子常说自己仅是一位木偶匠,可言谈之间分明乃见识广博之辈,一身气质照人,不似凡人,

    相比公子尚有其余身份,只是不可被人所知而已。

    “卫公子,楼下那高手是你护卫么?

    上次我似亦见他出没对付那怪人。”

    卫景颔首,“你四人暂且在此闲聊,我如趟厕,并往蔓竹那瞧瞧。”

    拉上卫景以见清莹姑娘的李墨尘一乐,这不瞌睡来枕头么。

    几日功夫没白捱,可算得空,逮住机会于清莹姑娘面前大施拳脚了。

    郭金则双目不时瞥向胡紫,犹犹豫豫,如羞中带怯的小娘。

    俩人居心叵测,各怀目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卫景下楼,走至花鸨所在的闺房。

    食指叩门,里面应和一声进门的娇柔女声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眼角有青紫淤痕的花鸨见来人非是楼中丫鬟,连忙以手帕遮住半面,一只独眼裸露在外,望向门外。

    女子爱美,纵然她不是清莹胡紫那般正当年的小姑娘,可毕竟当年是名动一城的花中魁首,对自己面貌还是极在意的。

    这模样没法见人呐。

    “卫公子,你如何来得?听侍女说方才楼中李家人打上门来,是你出手拦下的么?”

    花鸨坐于床沿,手中两根银白长针,一团红线球扯出一根,挂在织针上,

    闲来无事,她正手织冬衣呢。

    “听说昨日你被打,所以来瞧瞧。

    怎么样,没事罢?”

    花鸨瞅着近在咫尺的卫景,缓缓放下遮眼的手巾,笑道:“尚有些肿,明日即好。”

    “适才将李家人驱走,并且警告他们说了春风楼与李家再无瓜葛,往后你就是春风楼一家之主,堂堂掌柜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家恐怕不会善罢甘休,若再来人,你等女子莫要与他们争辩,往衙门去寻周捕头,或去城西醉白街找我都行。”

    风月场合往往是最腌臜之地,往往老鸨充当的角色即狠又厉,与牙人同流合污,买下家世清白身子干净的女子,听话还好,不听话便非打即骂,关拆房,饿肚子等手段调教,点点驯服。

    而春风楼老鸨却从未如此,

    楼中卖肉的姑娘当下无论如何光鲜亮丽,实则大都有一番难言的苦经历,被花鸨收下,好歹不愁吃穿。

    而楼下斟酒娘更不必多言,一个个或为傍得富商或为权且挣得财产,各有图谋。

    “公子果是在城中开了一家木偶铺,而且是一家冥店?”

    卫景坦然道:“岂能有假。”

    “旁人来此春风楼恨不得说尽自己乃天皇贵胄、权臣子侄,公子倒好,恰好反着来。

    公子果然非是凡夫俗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情人眼里出西施,放个屁都是异香扑鼻,

    厌人眼中如仇雠,洒尽香露也是臭不可闻呐。

    瞧着眼前人,花鸨双眼迷离,扯过卫景手,沿榻而坐,声音娇腻道:“公子今日可无处可逃了。”

    花鸨压倒卫景,正欲有所作为,却身子一抖,

    床榻塌陷。

    洞房精魅适时而现,捧腹大笑,不敢过多逗留,跃出厢房。

    暧昧氛围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卫景站起身,一溜烟推门而出,“既然无事,我先离去。”

    我把你当姐姐,你想上我?

    这是卫景打心眼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不过也纳闷,似乎自己每次来春风楼都要遇些精魅鬼怪?

    首次是那缠上郭叔的狐妖,之后尸气侵体的侯方,此次又是‘闹’洞房的小精魅……

    不只卫景,花鸨同样郁闷,恨得牙痒痒,脏东西爱坏她好事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上水宗依山而建,山顶有月华碧池,白日纳阳,夜中藏月,常年有水汽氤氲弥漫,飘渺似仙境,

    此处灵气充沛,乃是一处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上水宗建宗数百年,能成为当今大恒屈指可数的一等一仙门势力,不仅是因饱受非议的两百余年前第一个向太玄宗倒戈,俯首称臣,尊为道家祖庭,得以享其中好处,

    还有这使得整个宗门不缺灵气的天然碧池亦居功甚伟。

    依傍山顶的堂皇阁楼中,走来一位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,男子神情淡漠,眼缝狭长,嘴唇细薄,颇有刻薄之相。

    盘膝坐于蒲团上等待来人的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,一袭靛蓝道袍,长须无风轻扬,有仙风道骨之相,

    但他面容肃穆,不苟言笑,想来绝非平易近人老神仙。

    老者睁开双目,见门外来人,嘴角罕见地微勾,“长云来了?”

    整个上水宗弟子皆知,这位对宗主都不假辞色的老者唯独对眼前弟子青眼相待,宠爱有加,

    此弟子也不负所望,入宗后一鸣惊人,境界一日千里,短短十年即超越宗门内所有弟子,成为当之无愧的首席。

    出身乐南的李长云行了一礼,恭恭敬敬道:“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长云,今日为师唤你前来,是欲命你带门中弟子下山一趟,办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师尊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数百年前王朝尚是肃国,南方乐南一地有两位山上人斗法,声势浩大,哪两位高人如今已无从考究。

    不过当时二人战后,我上水宗长老曾去探查,发现有一破损法宝掉落,镇于河中,

    兴许两位高人斗法太过惨烈,法宝损耗严重,已将沦为凡物,要之无益,

    好在那河水形胜,法宝恰好足以汲取蕴养,

    因此我宗老祖便留下那物于当地,并在宗门内留下遗言,待宝物出世时,要我宗门后人去取。

    前日我忽觉南方灵气微涌,有气机冲天,应是那法宝即将出世。

    你十年来整日于山中修行,趁此机会,恰好下山历练,所以我便将此事交予你,

    若是拿的那法宝,往后便归属于你。

    法宝乃是高人所留,如今数百年已过,威能虽不复往昔,但在大恒之内,仍应可达顶尖层次。”

    李长云躬下身子,面带喜色道:“多谢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不只我上水宗知晓,其余几家数百年前便存在的宗门应也知道此事,大恒各仙门虽有冲突,但毕竟同气连枝,此次前往各凭本事,凡事留一手,莫要轻易伤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尊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