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域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 > 第41章 余枝的工作总结
最新网址:www.zmccx.com
    余枝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,她一点都不意外,眼珠子转了一下,带着小尾巴绕着京城兜起了圈子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不是没察觉到她的意图,想到此人是关山客,咬咬牙又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兜到第三圈时,余枝烦了。这人属驴的,就会一圈圈转?好歹走个直线呀!

    姑奶奶不陪你玩了,余枝把脸上的面具一扔,身形晃了晃就回家睡觉了,哦不,是回去数银子了。

    那人找了半天,只找到一张面具,在原地站了好久才折身回去。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。”那人惭愧地说道,把手里的面具双手呈上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此人赫然便是余枝刚打过交道的面具人,“那人既然是关山客,你跟丢了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手中的面具,正是之前“关山客”戴着的,是钟馗,丑陋得让人不想看第二眼。“关山客”是故意的吧?故意戴这张面具出现。

    “挂门上。”他又把面具还回去,补充了一句,“辟邪!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既然大人说挂门上,那肯定就得挂门上,“大人,您确定那人就是关山客?”

    面具人点头,“应该是他。”

    他能清楚地描绘出卢麻子的相貌体征,身上伤口也能对上,若这些能作假,绑人的手法却不能作假。除了关山客本人,还有谁会那种独家手法?

    所以此人是关山客无疑了!

    “这么说关山客是位老人家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面具人微微一笑,“这些江湖人谁会以真面目示人呢?不过,就算是老人家,那也是个促狭的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属下也乐了,问:“那这位关山客------”

    面具人摆摆手,“随他去吧。”只要他不跟官府作对,不杀人越货,朝廷对江湖人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江湖人,江湖治,合作共赢不好吗?

    夜还长着呢,希望还有赏金猎人来领赏金,榜上的凶徒都能撤下才好,还大庆一个海晏河清。

    再去看关山客在干什么,她在补眠吗?

    不,这个时候她兴奋地根本睡不着,她把金锭子和银锭子一个个整齐地摆在床上,双眼放光,一个个地摸过了才恋恋不舍地放回箱子里。

    心里哧笑:还想给她银票,当她傻么,不知道银票上都有记号?她不去兑换还好,只要她去兑换,说不定人家已经在钱庄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要什么银票,金子不可爱吗?银子不香吗?

    伴着这样的想法,余枝沉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余枝抱着装有金银的箱子开始做工作总结:若她不去护国寺给便宜爹立牌位,她就不会发现那个逃犯,发现不了逃犯,就挣不了赏金。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告诉我们:做人要有孝心,做个孝顺的女儿会有福报的。

    嗯,过两天再去一趟护国寺,给便宜爹点一盏长明灯。

    若她没遇到要划花她的脸的歹毒郡主,就不会因要出口气而留宿护国寺,不留宿就抓不了逃犯,抓不了逃犯就没有关山客的诞生,没有关山客就没有这一百金。

    所以,做人不能圣母,有仇就报,明着不行暗着来,财神爷最喜欢恩怨分明的人了。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:做个好人,做个记仇的好人,做个快乐记仇的好人。

    发这么大一注财,除了给便宜爹点长明灯,还得再做点好事。

    用完早饭,几个小乞丐送小虾上门了,余枝眼前顿时一亮,笑眯眯地问:“来,来,排好队,都说说自己有什么心愿,姑娘今天心情好,全都帮你们实现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惊呆了,余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?他们怎么听不懂呢?

    最机灵的猴子先反应过来,“您真要帮我们实现愿望?”怎么一点都不真实呢?

    余枝依旧笑眯眯的,点头,“对,我说话算数,你们就大胆地提吧,全都满足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------我们想租间屋子,可不可以?”猴子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行,租个小院子都可以。”余枝摸出一锭金子,“啪”的一声拍在桌上,财大气粗地道:“这可以帮你们先付一年的房租。”

    哇!金子!好大一块金子!

    几个小乞丐张大了嘴巴,眼睛盯着金子都不会动了。

    木头意识到余姑娘说的是真的,不是逗他们玩,他很想拒绝,他已经攒了一些铜板了,够在大杂院租一间小屋子的了,可他看到花儿身上破得像布条一样的衣裳,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院子,一间------屋子------就行。”木头磕磕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,我们有一间就够住的了。”其他孩子齐声道。

    余枝,“行,满足你们,租一间屋子,其他的呢?”

    “好吃的,好多好多好吃的。”不用说,这肯定是嘴馋的小北。

    “给花儿买身新衣裳,还想要个头花。”这是疼爱妹妹的东子。

    “也给木头哥买新衣裳。”奶声奶气的这是最小的花儿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余枝全都答应了,分派江妈妈和樱桃,“樱桃你跑得快,去酒楼要一桌席面回来。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两身衣裳,至于头花,家里就有,一会就给花儿戴上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谢谢余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有新衣裳穿了,谢谢余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对,谢谢余姑娘,姑娘真是大好人!”

    余枝的笑容僵了一下,现在轮到别人给她发好人卡了?不过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样子,余枝也就不介意了。

    她看向木头,“你呢?大家都说了自己心愿,你的心愿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木头沉默着,紧抿着嘴,余枝鼓励地望着他,“说吧,姑娘今儿心情好,日行一善,就是来做散财童子的,你不要有顾虑。”

    “户籍!”木头憋了半天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,他的脸涨红了,低垂着头,不敢去看余枝,生怕在她的眼里看到厌恶,怕她觉得他贪得无厌。

    余枝听懂了,一拍脑门,“对,怎么忘了这事呢?没有户籍,恐怕没人愿意租房子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见几个孩子面露失望,余枝继续道:“回头我找找人,帮你们把户籍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木头不敢置信地抬头,“您真的,真的愿意帮我们办户籍?我们,我们没有钱还你的,我们,我们可以去干活,但需要很长时间------”他都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余枝挑眉,“真给你们办户籍,不用你们还钱,你就当------当姑娘我的银子多,请你们帮忙花一点。”

    木头------

    明明那么高兴的事,木头却想哭。

    谁会嫌银子多?谁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余姑娘这样说不过是照顾他可怜的自尊罢了,一个小叫花子,却还妄想着要强,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

    他曾抱怨老天爷的不公,以后他不会再抱怨了,因为他遇到了余姑娘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